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你,乘风而来

第五章 向家

许你,乘风而来 江愈白 2105 2019-04-10 15:29:28

  放学后,许许和姜亦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了教室。姜亦文有一辆二手的宝马自行车,调侃许许,要不要坐一下他的宝马,虽然是辆二手的,也费了他不少的钱。“向南风从不开车,你想知道原因吗?你坐上来,我就告诉你。”姜亦文拍了拍自行车后面狭小的座位。许许一看就知道,这辆自行车是改装过的,原来的原装配置是没有后座的。

  ”这车你改装过吧?“

  ”果然识货。“姜亦文竖了竖大拇指。

  “走吧,还等什么,等会到了向南风家,天都黑了。”许许催促着。

  “你坐稳了,出发!”

  向家,在南江城西子湖畔别墅区,在这里住的都是南江的富人。独门独院,夜晚来临时,格外的安静。向家黑色而庄重的大门紧锁着。

  “姜亦文,要不,我们先回家吧,这里冷清清的,家里是不是没有人啊?说不定向南风在医院,没有回家呢?”许许把身子往后缩了缩,提醒姜亦文要不要先去医院看看。

  ”没事,你等下!“说完,姜亦文从手里拿出一个镭射灯,对着里面的房子晃了晃。没过多久,门口的感应门,自动打开了。许许随着姜亦文的步伐,走进了向家。狭长的青石板铺在脚下,走起路来有点湿滑,原来别墅经过改造,路的两边有灌养植物的喷水口。走了大约50米的距离,一个假山的园林式建筑,伫立在屋子的门前。一条庄严的龙,从水底飞向空中。这种建筑,许许在苏州见过。她很难想象,为什么在南江,会有人用这种苏州园林的建筑来装修自己的别墅。但仔细想想,只要有钱,还有什么是办不到的,自己喜欢什么样,就改成什么样!“

  一个打扮优雅的中年妇人,站在灯火通明的屋子里,看着许许和姜亦文。许许和姜亦文都被吓了一跳,从穿着上来看,一定是向南风的母亲。俩人犹豫着,是进还是不进,这气场都把俩人的魂给吓没了。“许许,你说我们是进去,还是不进去?刚刚向南风还给我发微信,说他妈妈出门了,怎么就遇上了?”姜亦文也很害怕。万一向南风的爸爸也回来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姜亦文这张嘴,说什么都灵。俩人听到了脚步声,向南风的爸爸和司机回来了。

  “你们好,你们是向南风的同学吧?怎么站在这里,都进屋吧!”向南风的爸爸中气十足的声音,弄的俩人更加紧张。

  “快、快进屋吧,我又不会把你俩给吃了。”这话对许许和向南风来说,如同圣旨。俩人紧张兮兮的跟在身后进了屋。

  ”叔叔好,阿姨好,我俩是向南风的同学。“许许先开了口。

  硕大的屋子里,不见向南风的身影,许许看了看二楼的楼梯,也许他在楼上吧。

  ”你们俩去楼上吧,南风他在楼上休息。”向南风的妈妈突然温柔了起来,示意许许和姜亦文上楼。看着向南风父母满脸的愁容,应该是有话要谈,于是俩人识相的上了楼。楼上的房间,一间一间打开,都是空的,最后在拐角的房间找到了躺在床上的向南风。

  向南风脸上苍白的样子,许许心疼了。可即使是这样,向南风还是会面带笑容的开着玩笑。

  “你们来,是不是来看我死没死!”

  向南风的话惹的许许上去就一巴掌,也不管躺在床上虚弱的向南风。向南风不可思议,长这么大,居然有人敢扇他巴掌,两只眼睛圆滚滚的瞪着许许,站在一旁的姜亦文下巴都惊掉了。

  “许许,你不愧是女中豪杰,连向南风你都敢抽!”

  “说让他乱说话,动不动死啊死的!”向南风思维敏捷,原来真是自己嘴巴欠抽。这一巴掌,打的他心里美滋滋的。突然觉的浑身都有劲了。突然从床上爬起来,一把抱住许许,把她扔到了床上。姜亦文见状识相的出了房门,“少儿不宜,我先出去了。”此时的向南风更来劲了,双手压着许许的手臂,看着许许小小的身躯和散落的头发,那种味道莫名吸引着他。医学上有个名词,叫“多巴胺”。

  向南风俯下身闻了闻许许的头发,闻到了那熟悉的花香。

  “许许,你喜欢我吗?”向南风双手抵着许许的头,不让她逃避,他想知道答案。四目相对时,许许突然勾住向南风的脖子,吻了上去。对于突如其来的吻,向南风觉得天旋地转,没想到,许许一个谨小慎微的女孩,会主动吻他,这幸福对他来说太突然了。原来男女之间接吻的滋味会这么美妙。许许并不擅长接吻,这都是她在韩剧里学来的,只是没想到今天会用在向南风身上。她知道,自己喜欢上了向南风。

  ”门外传来姜亦文咳嗽的声音,应该是有人来了,许许紧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差点摔倒了。见到许许狼狈的样子,向南风突然觉得特别好笑。

  “向南风,我和姜亦文先走了,学校见。”说完,许许像做贼似的,溜出了房间。

  下楼时,客厅里只有向南风的爸爸还在看着报纸。

  “下次再来玩,我很高兴向南风还有朋友关心他,希望你们常来。”向南风的爸爸,虽然在商界叱咤风云,但也是平凡人家的父亲,也会像普通的父亲一样关心自己的儿子。

  “向伯伯,打扰了,我们先走了!”俩人异口同声的寒暄客气着。其实心里比谁都紧张。

  走在向家的青石板路上,俩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姜亦文那宝贝一样的自行车,还靠在角落里。回城的路上,许许回想着刚刚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。心里在懊悔,自己会不会太主动了。居然会主动吻了向南风,一个之前她无比讨厌的人。夜晚的星空,照亮着回家的路,不管未来怎样,都要继续前行,许许在心里一直默默告诉着自己。

  “南江,你好!”许许对着夜空,大声喊叫着。没想到姜亦文这自行车坐着还挺舒服。

  “姜亦文,把你这破自行车,卖给我呗!”

  ”可以,让向南风来求我!“姜亦文像逮着了俩人的弱点一样,说话越来越嚣张。许许“哈哈哈”的大笑三声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