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缘来不由己

第十九章 黑影夜探

缘来不由己 恋须臾 1225 2019-04-10 15:49:39

  颜如画正沉浸在一片窃喜之中,此刻,一道黑影闪了进来。

  颜如画眼神微动,右手一挥,三根银针便飞了出去,黑影身手矫捷,一个侧身,便闪躲了过去,三根银针深深插入窗框之中。

  黑影于床边站立,双手环抱于胸,瞄了一眼颜如画,而后慵懒的靠于床框,装作满不在乎的说:“这便是你的本事?”

  颜如画知道来人,暗想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迟暮,在迟暮面前,她就像是一个透明人,毫无隐私而言,她讨厌透了这种感觉,索性直接躺在床上,紧闭双眼,连肩膀处的疼痛也完全感觉不到。

  迟暮似乎感受到了那股怒气,不由得连自己的怒气也冲上心头,迅移坐于床榻之上,一只手瞬间捏住了颜如画受伤的肩膀。

  颜如画的伤口再次裂了开来,紧咬嘴唇的颜如画一声不吭,形色未变,冷汗顺着额头不断的流下来,有的流到伤口处,无形于雪上加霜。

  迟暮看着眼前的这张脸,心又无比的柔软起来,心有多硬,现在就有多疼,可是谁又能看的清带上面具的脸后是什么样的表情呢。

  迟暮的手越来越轻,以至于完全松了开来,另一只手自怀中掏出金疮药,准备为颜如画敷上,可就在颜如画知道他下一步动作时,立马坐了起来,与迟暮四目相对起来,气氛变得十分诡异。

  迟暮突然笑了起来,道:“怎么,你怕?”

  颜如画所有的心思终是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  今晚如果用了这种金疮药,明天大夫过来看病的时候,不会觉得奇怪吗,她又该怎么解释今晚的事?

  颜如画冷声道:“你都知道,还需要问吗?”

  迟暮眼神冷了三分,道:“我现在就可以毁了你的计划。”

  颜如画冷笑,紧紧看着眼前的男人,道:“迟暮,你不敢!”

  是啊,他不敢,她曾今对他说过,迟暮,你要是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,那我就去死,今天死不了,那就明天死,总有一天你是看不住我的。

  那句话现在还犹在耳边,犹如晴天霹雳。

  乘着迟暮迟疑,颜如画嘴角粲然一笑,突然大喊,“救命——”

  门外的人听到声音,立刻冲了进来。

  此刻,迟暮早已迅移飞了出去。

  进来的人看着坐在床上的颜如画,屋中空无一人,彼此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  颜如画看着一屋子人,装作不好意思起来,道:“各位差大哥,许是我白天受惊吓了,晚上做了噩梦,辛苦你们了。”

  带头的将士会意,立刻上前说道:“姑娘,我是王府的一品侍卫李成,专门负责您的安全,我们都守在门外,您也不用再过于害怕。”

  颜如画点了点头,松了一口气。

  于是一行人全部退了出去。

  颜如画躺在床上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一品侍卫也不怎么样啊,这人都进来一盏茶的功夫了,竟一丝察觉都没有,这也就算了,怎么连出去都察觉不到呢!哎——”,只得叹了口气,在床上摇了摇头。

  不知道那个人发现了没有。

  这边正在胡思乱想,那边已经打了十几个回合了。

  萧子然是何等的犀利人物,早知道有人闯进了颜如画的房间,他只是在等,等一个知道颜如画目的的结果,谁知那个丫头居然喊救命,那就活捉他,再问出点什么吧,但是似乎又低估了对方的实力,两人的功夫,实在是差不了多少,以至于现在还不分胜负。

  萧子然还不知道大莫国还有此等人物。

  两个人正打的热火朝天,边打萧子然边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迟暮似乎也对对方很有兴趣,所以才多恋战了一会,当听到对方问自己,立刻就回了过去,冷言道:“你的敌人。”

  待看见萧子然后面追上来的官兵,便丢了颗烟雾弹,消失了。

  萧子然环视了四周,竟看不出对方逃走的路线,对对方的兴趣更浓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